1. <li id="xclcuq"><abbr id="xclcuq"></abbr><i id="xclcuq"></i><optgroup id="xclcuq"></optgroup></li><tt id="xclcuq"><tbody id="xclcuq"></tbody><u id="xclcuq"></u><dt id="xclcuq"></dt><del id="xclcuq"></del><label id="xclcuq"></label></tt>

          銀炬資訊平台-傳播品質資訊

          河南:6只猴子和王寶強拍電影 28天掙了15萬

          偶爾,才在你的背影裏找到了歸宿。

          風吹來的寂寞氣息,延伸在沒有知道的荒野。離開,還是在文字的憂郁裏之海裏尋覓那些破碎的言語。那夢的海島上,是否有那約定的花開的幸福。新出的手遊們都是幸福裏的拾荒者,在自我的海洋邊,靜靜的找尋著我們的愛情,我們的夢想,我們的幸福。

          默默的走近,端坐在夕陽下,回望那深海裏一朵朵美麗的浪花。

          逝去的宛若幸福的花蕊,在黎明的朝陽裏溫暖的存在。生命就是一首美麗而激揚的歌曲,在每個人的人生旅程上演繹最華麗的幸福。幸福?誰在死死守候的幸福,又在那裏呼喊著彼此的歸來呢?上帝的眼睛裏,那是雪白的痕迹上,抹上的青春的感傷。

          折疊成千萬只紙鶴,然後靜靜的放飛,守候的等待的,都在那灣淺淺的海峽裏,得以長存。奢望的代價就是在迷亂的空氣裏找不到落腳點,茫然失落的消極,在極端的失落中迷失自我,青春散架,靈魂開始動搖,思想變得肮髒。

          沒有一條船會帶你去天堂,因爲那裏沒有航路。

          在人生的花園裏,我們栽種著我們喜歡的花,各色各樣,但是我們到頭來收獲的,往往是一些殘花敗柳。失去的往往才彌足珍貴,得到的卻又是那般的浮華。

          收拾起殘卷,在浮躁的社會裏慢慢爬行。像一只只勤勞的螞蟻,在土地上學會生存,在土地上描繪自己的人生。鴿子的夢想,不是翺翔藍天,而是在小小的天地裏做自由的鳥,而雄鷹則向往更遠的天空,那裏永遠沒有最高,只有對于夢想無限的追逐。

          陽光又散落在我的窗台,魚兒還在戲水,花兒依舊在綻放,人生的戲劇還在無情的上演,悲歡離合,愛恨情仇,所有的一切都在訴說著過去的故事。遺忘還是陌生,淡忘還是永存,一時間找不到美麗的詞語來加以修飾,除了滿目的淒涼,剩下的就是守望的幸福。

          再見了,螢火蟲。其實蠻喜歡螢火蟲,他就是黑暗中的小小的精靈,他敢于在黑暗裏飛翔,它不喜歡白天的喧囂,不喜歡白晝的熱鬧,只喜歡安靜的盛夏,在月光下獨自的飛翔,尋找著生命最真實的意義。黑暗裏的小鬥士,黑暗裏的自由者,黑暗裏最甯靜的精靈。喜歡螢火,喜歡他的光芒,雖然微弱,但卻是那樣的高貴。

          深夜的時候,我會默默的站在你的身邊,也許你未曾在。歲月無情,可是那升華的友誼卻是情深意重的。感受著人世間的百態,匆匆間,回望,一片雪白的茫然。天亮了,我們還在守候,天空中會落下的流星。

          春天的海,寂寞的池塘,安靜的夢島,失落的畫卷,一筆筆沉默的文字。沒有人會去打撈你的過去,因爲那些已經屬于死神。安于現狀,在頹廢的空氣慢性自殺,那是多麽的恐懼啊!生命何其珍貴,何其讓人珍惜,爲什麽要浪費時間,浪費生命呢?

          短暫幾十年光景,爲什麽就這樣悄悄的落幕了呢?

          陽光、幸福、溫馨,海灣、愛琴海、什刹海……美麗自由的天國,火焰,幸福的橄榄枝,走在海邊的詩人。丟失的夢,遺失的遠方,沒有落下的青春,還有感傷的旅程。折疊成小河,靜靜的讓它流淌。

          不是詩人,卻像詩人一樣的活著。忍受著苦難,忍受著生命給予我的滿足還有感動。世界在還原著可怕的結局,在走向另一個更爲消極的極端。也許,我們該選擇一條安靜的道路,走在一種和諧的人生中,安享我們的生活。除卻生命的苦痛,遺留下來的就是幸福。

          再見了,螢火蟲。這不是最後的離別,這是秋天來到的眷念,你還是要默默的離開,以爲這裏沒有盛夏了,要來年花開的時候。秋天裏的螢火蟲,我想那是美麗的童話,是不可期待的結局。消失了,是爲了忠實愛情。不知道這是誰編織的童話,淡淡的有些唯美。

          不想凍結生命的顔色,在極度的奢望裏完成歸結。張愛玲說:出名要趁早。可是二十幾年年華逝去,還是個默默無聞之人,堅守著文學的那片淨土,是哀還是悲呢?不得而知。

          怅然間,默默遠去,一朵花的哀容。

          不想去探聽生命的命運,只在花落的瞬間,找到人生的終極。

          愛上文字的,上輩子都是折翼的天使……
          

            烏鎮,是出淤泥而不染塵的水蓮,在竹篙悠緩的撩撥中醒來,在清晨薄薄的霧氣裏旖旎。

          你是千裏迢迢的趕來,或者是風塵仆仆的路過,當你舉眉邂逅這一片山水,就再也不舍得離開。從這天起,你一心一意地編織水邊的生活,水邊的小鎮在江南韻致裏生長。

          古鎮人家的日子就是青翰往來的蘭舟,流水鋪展成宣紙,小船在墨色的筆端行雲般書寫著春夏秋冬的演變。石階從水上升起,一磚一石,一山一水,在滄海桑田的歲月裏勾畫風花雪月的人間。

          小船帶著我在水鄉逶迤,數不清的是各式各樣的橋。逢源橋、應家橋、太平橋、仁濟橋……寒樹煙中六朝舊地,夕陽帆外幾點遠山,橋裏的橋,山外的山,多少緣分在橋上相遇又錯過,多少眼神在橋上留影成風光。

          鑼鼓喧天的戲台上,是誰粉墨登場喚醒了人間春夢,是誰演繹宮商喚來了天上神仙,又是誰把歲月中的蒼茫吟唱成曲文裏的詞章。戲台上的花旦明媚多情,俏生生地描摹著“人約黃昏後”的百折柔腸,胭脂淚滴落在風中隽永成時光的朱砂。

          綠楊深淺的小巷,遮不住三白酒坊的陳釀。原汁原味的三白酒,純粹一如這原汁原味的古老街巷,墨蘭色的酒旗在風裏浮動著酒香,泛黃的書柬長醉在素白色的清洌,將遠行的歸人默默守望。

          還是坐下來吃一碗茶吧,幾朵清雅的白菊在依水的茶館裏熬煮經年的芬芳。潇潇風雨也未曾揉損你雪清玉瘦的模樣,一壺山水露濕秋香,緩緩綻開的芳姿熏透了風月的水淡天長。人間又重陽。

          我在朱家廳的庭院深深裏忘了清風明月的憂傷,穿過幽靜的肇慶堂,似乎能聽見龍鳳镯的環佩丁當,五子登科的榮耀,麒麟送子的吉祥,還有當年熙來攘往的盛況。

          推開小樓的軒窗,“風清雲靜”的楹聯镌刻在二門的牆上,精致的石紋雕刻把平常的日子裝飾上淡淡的花香。

          那嬌羞的新嫁娘低眉順眼的颦笑,那威嚴的老太爺在團圓桌旁含饴弄孫的笑聲朗朗,銅綠的門環把老去的年華叩響,流逝的歲月在青黑的瓦當下施粉上妝。這高高的房梁就是最華麗的日記本,木質的雕花書就了從前的故事,和故事裏的喜樂哀傷。

          去昭明書院的路上,新出的手遊的心早已回到了公園503年的南梁。那個聰慧的昭明太子蕭統,曾在此設館讀書。那才華飄逸瘦了腰圍的尚書郎,你沒有把太子推上帝王的寶座,卻培養了一代文豪在《昭明文選》裏千古流芳。

          宋齊梁陳的變遷在曆史的書卷中沉睡,“六朝遺勝”的牌坊獨立在陽光下的古鎮,任鬓角的白發長成睿智的光亮。

          秋意微涼,月桂金黃。這樣的古鎮是連做夢都蘸著一壇甜香,房前屋後的畫梁都忍不住閉上眼睛呼吸,忍不住在秋風裏隨著月桂翩跹歌唱。

          黑白光影裏,娉婷的羅裙穿過長長的回廊,陽光透過木紋的窗棂,在斑駁的粉牆和青苔的橋墩上拾撿故事裏的芬芳。陳年的氣息從老舊的門縫裏跌落在蒼涼的古巷,微涼的時光把那一段前塵往事,浸染成細膩典雅的藍花布,印上江南女子地老天荒的愛情,晾曬成某種刻骨銘心的力量。

          掬著緣起緣滅的念想,走過沉落在柔波裏的四季花香。袅袅的青絲、清水的目光迷醉了多少煙雨裝幀的詩行。小橋流水精致而溫婉,青黛瓦當厚實而質樸,把歲月的重量在陽光下細細稱量。

          烏鎮,是穿著藍花布的女孩兒,面若桃花,眼如星辰,兩道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地看著你。你和她說話,紅霞便飛上她的臉頰,她羞怯地轉身跑開,兩條烏油油的大辮子在身後如蝶輕揚。

          烏鎮,是裹著旗袍的女子,蓮花一般的容顔,芙蓉一樣的眉眼,她撐著油紙傘走過水鄉的粉牆。輕步暗移蟬鬓動,亭亭似月,燕婉如春,丁香花的嬌妍妩媚了誰家的窗棂,盛開在青幽的石板巷。

          偶爾,才在你的背影裏找到了歸宿。

          風吹來的寂寞氣息,延伸在沒有知道的荒野。離開,還是在文字的憂郁裏之海裏尋覓那些破碎的言語。那夢的海島上,是否有那約定的花開的幸福。新出的手遊們都是幸福裏的拾荒者,在自我的海洋邊,靜靜的找尋著我們的愛情,我們的夢想,我們的幸福。

          默默的走近,端坐在夕陽下,回望那深海裏一朵朵美麗的浪花。

          逝去的宛若幸福的花蕊,在黎明的朝陽裏溫暖的存在。生命就是一首美麗而激揚的歌曲,在每個人的人生旅程上演繹最華麗的幸福。幸福?誰在死死守候的幸福,又在那裏呼喊著彼此的歸來呢?上帝的眼睛裏,那是雪白的痕迹上,抹上的青春的感傷。

          折疊成千萬只紙鶴,然後靜靜的放飛,守候的等待的,都在那灣淺淺的海峽裏,得以長存。奢望的代價就是在迷亂的空氣裏找不到落腳點,茫然失落的消極,在極端的失落中迷失自我,青春散架,靈魂開始動搖,思想變得肮髒。

          沒有一條船會帶你去天堂,因爲那裏沒有航路。

          在人生的花園裏,我們栽種著我們喜歡的花,各色各樣,但是我們到頭來收獲的,往往是一些殘花敗柳。失去的往往才彌足珍貴,得到的卻又是那般的浮華。

          收拾起殘卷,在浮躁的社會裏慢慢爬行。像一只只勤勞的螞蟻,在土地上學會生存,在土地上描繪自己的人生。鴿子的夢想,不是翺翔藍天,而是在小小的天地裏做自由的鳥,而雄鷹則向往更遠的天空,那裏永遠沒有最高,只有對于夢想無限的追逐。

          陽光又散落在我的窗台,魚兒還在戲水,花兒依舊在綻放,人生的戲劇還在無情的上演,悲歡離合,愛恨情仇,所有的一切都在訴說著過去的故事。遺忘還是陌生,淡忘還是永存,一時間找不到美麗的詞語來加以修飾,除了滿目的淒涼,剩下的就是守望的幸福。

          再見了,螢火蟲。其實蠻喜歡螢火蟲,他就是黑暗中的小小的精靈,他敢于在黑暗裏飛翔,它不喜歡白天的喧囂,不喜歡白晝的熱鬧,只喜歡安靜的盛夏,在月光下獨自的飛翔,尋找著生命最真實的意義。黑暗裏的小鬥士,黑暗裏的自由者,黑暗裏最甯靜的精靈。喜歡螢火,喜歡他的光芒,雖然微弱,但卻是那樣的高貴。

          深夜的時候,我會默默的站在你的身邊,也許你未曾在。歲月無情,可是那升華的友誼卻是情深意重的。感受著人世間的百態,匆匆間,回望,一片雪白的茫然。天亮了,我們還在守候,天空中會落下的流星。

          春天的海,寂寞的池塘,安靜的夢島,失落的畫卷,一筆筆沉默的文字。沒有人會去打撈你的過去,因爲那些已經屬于死神。安于現狀,在頹廢的空氣慢性自殺,那是多麽的恐懼啊!生命何其珍貴,何其讓人珍惜,爲什麽要浪費時間,浪費生命呢?

          短暫幾十年光景,爲什麽就這樣悄悄的落幕了呢?

          陽光、幸福、溫馨,海灣、愛琴海、什刹海……美麗自由的天國,火焰,幸福的橄榄枝,走在海邊的詩人。丟失的夢,遺失的遠方,沒有落下的青春,還有感傷的旅程。折疊成小河,靜靜的讓它流淌。

          不是詩人,卻像詩人一樣的活著。忍受著苦難,忍受著生命給予我的滿足還有感動。世界在還原著可怕的結局,在走向另一個更爲消極的極端。也許,我們該選擇一條安靜的道路,走在一種和諧的人生中,安享我們的生活。除卻生命的苦痛,遺留下來的就是幸福。

          再見了,螢火蟲。這不是最後的離別,這是秋天來到的眷念,你還是要默默的離開,以爲這裏沒有盛夏了,要來年花開的時候。秋天裏的螢火蟲,我想那是美麗的童話,是不可期待的結局。消失了,是爲了忠實愛情。不知道這是誰編織的童話,淡淡的有些唯美。

          不想凍結生命的顔色,在極度的奢望裏完成歸結。張愛玲說:出名要趁早。可是二十幾年年華逝去,還是個默默無聞之人,堅守著文學的那片淨土,是哀還是悲呢?不得而知。

          怅然間,默默遠去,一朵花的哀容。

          不想去探聽生命的命運,只在花落的瞬間,找到人生的終極。

          愛上文字的,上輩子都是折翼的天使……
          

            烏鎮,是出淤泥而不染塵的水蓮,在竹篙悠緩的撩撥中醒來,在清晨薄薄的霧氣裏旖旎。

          你是千裏迢迢的趕來,或者是風塵仆仆的路過,當你舉眉邂逅這一片山水,就再也不舍得離開。從這天起,你一心一意地編織水邊的生活,水邊的小鎮在江南韻致裏生長。

          古鎮人家的日子就是青翰往來的蘭舟,流水鋪展成宣紙,小船在墨色的筆端行雲般書寫著春夏秋冬的演變。石階從水上升起,一磚一石,一山一水,在滄海桑田的歲月裏勾畫風花雪月的人間。

          小船帶著我在水鄉逶迤,數不清的是各式各樣的橋。逢源橋、應家橋、太平橋、仁濟橋……寒樹煙中六朝舊地,夕陽帆外幾點遠山,橋裏的橋,山外的山,多少緣分在橋上相遇又錯過,多少眼神在橋上留影成風光。

          鑼鼓喧天的戲台上,是誰粉墨登場喚醒了人間春夢,是誰演繹宮商喚來了天上神仙,又是誰把歲月中的蒼茫吟唱成曲文裏的詞章。戲台上的花旦明媚多情,俏生生地描摹著“人約黃昏後”的百折柔腸,胭脂淚滴落在風中隽永成時光的朱砂。

          綠楊深淺的小巷,遮不住三白酒坊的陳釀。原汁原味的三白酒,純粹一如這原汁原味的古老街巷,墨蘭色的酒旗在風裏浮動著酒香,泛黃的書柬長醉在素白色的清洌,將遠行的歸人默默守望。

          還是坐下來吃一碗茶吧,幾朵清雅的白菊在依水的茶館裏熬煮經年的芬芳。潇潇風雨也未曾揉損你雪清玉瘦的模樣,一壺山水露濕秋香,緩緩綻開的芳姿熏透了風月的水淡天長。人間又重陽。

          我在朱家廳的庭院深深裏忘了清風明月的憂傷,穿過幽靜的肇慶堂,似乎能聽見龍鳳镯的環佩丁當,五子登科的榮耀,麒麟送子的吉祥,還有當年熙來攘往的盛況。

          推開小樓的軒窗,“風清雲靜”的楹聯镌刻在二門的牆上,精致的石紋雕刻把平常的日子裝飾上淡淡的花香。

          那嬌羞的新嫁娘低眉順眼的颦笑,那威嚴的老太爺在團圓桌旁含饴弄孫的笑聲朗朗,銅綠的門環把老去的年華叩響,流逝的歲月在青黑的瓦當下施粉上妝。這高高的房梁就是最華麗的日記本,木質的雕花書就了從前的故事,和故事裏的喜樂哀傷。

          去昭明書院的路上,新出的手遊的心早已回到了公園503年的南梁。那個聰慧的昭明太子蕭統,曾在此設館讀書。那才華飄逸瘦了腰圍的尚書郎,你沒有把太子推上帝王的寶座,卻培養了一代文豪在《昭明文選》裏千古流芳。

          宋齊梁陳的變遷在曆史的書卷中沉睡,“六朝遺勝”的牌坊獨立在陽光下的古鎮,任鬓角的白發長成睿智的光亮。

          秋意微涼,月桂金黃。這樣的古鎮是連做夢都蘸著一壇甜香,房前屋後的畫梁都忍不住閉上眼睛呼吸,忍不住在秋風裏隨著月桂翩跹歌唱。

          黑白光影裏,娉婷的羅裙穿過長長的回廊,陽光透過木紋的窗棂,在斑駁的粉牆和青苔的橋墩上拾撿故事裏的芬芳。陳年的氣息從老舊的門縫裏跌落在蒼涼的古巷,微涼的時光把那一段前塵往事,浸染成細膩典雅的藍花布,印上江南女子地老天荒的愛情,晾曬成某種刻骨銘心的力量。

          掬著緣起緣滅的念想,走過沉落在柔波裏的四季花香。袅袅的青絲、清水的目光迷醉了多少煙雨裝幀的詩行。小橋流水精致而溫婉,青黛瓦當厚實而質樸,把歲月的重量在陽光下細細稱量。

          烏鎮,是穿著藍花布的女孩兒,面若桃花,眼如星辰,兩道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地看著你。你和她說話,紅霞便飛上她的臉頰,她羞怯地轉身跑開,兩條烏油油的大辮子在身後如蝶輕揚。

          烏鎮,是裹著旗袍的女子,蓮花一般的容顔,芙蓉一樣的眉眼,她撐著油紙傘走過水鄉的粉牆。輕步暗移蟬鬓動,亭亭似月,燕婉如春,丁香花的嬌妍妩媚了誰家的窗棂,盛開在青幽的石板巷。

          偶爾,才在你的背影裏找到了歸宿。

          風吹來的寂寞氣息,延伸在沒有知道的荒野。離開,還是在文字的憂郁裏之海裏尋覓那些破碎的言語。那夢的海島上,是否有那約定的花開的幸福。新出的手遊們都是幸福裏的拾荒者,在自我的海洋邊,靜靜的找尋著我們的愛情,我們的夢想,我們的幸福。

          默默的走近,端坐在夕陽下,回望那深海裏一朵朵美麗的浪花。

          逝去的宛若幸福的花蕊,在黎明的朝陽裏溫暖的存在。生命就是一首美麗而激揚的歌曲,在每個人的人生旅程上演繹最華麗的幸福。幸福?誰在死死守候的幸福,又在那裏呼喊著彼此的歸來呢?上帝的眼睛裏,那是雪白的痕迹上,抹上的青春的感傷。

          折疊成千萬只紙鶴,然後靜靜的放飛,守候的等待的,都在那灣淺淺的海峽裏,得以長存。奢望的代價就是在迷亂的空氣裏找不到落腳點,茫然失落的消極,在極端的失落中迷失自我,青春散架,靈魂開始動搖,思想變得肮髒。

          沒有一條船會帶你去天堂,因爲那裏沒有航路。

          在人生的花園裏,我們栽種著我們喜歡的花,各色各樣,但是我們到頭來收獲的,往往是一些殘花敗柳。失去的往往才彌足珍貴,得到的卻又是那般的浮華。

          收拾起殘卷,在浮躁的社會裏慢慢爬行。像一只只勤勞的螞蟻,在土地上學會生存,在土地上描繪自己的人生。鴿子的夢想,不是翺翔藍天,而是在小小的天地裏做自由的鳥,而雄鷹則向往更遠的天空,那裏永遠沒有最高,只有對于夢想無限的追逐。

          陽光又散落在我的窗台,魚兒還在戲水,花兒依舊在綻放,人生的戲劇還在無情的上演,悲歡離合,愛恨情仇,所有的一切都在訴說著過去的故事。遺忘還是陌生,淡忘還是永存,一時間找不到美麗的詞語來加以修飾,除了滿目的淒涼,剩下的就是守望的幸福。

          再見了,螢火蟲。其實蠻喜歡螢火蟲,他就是黑暗中的小小的精靈,他敢于在黑暗裏飛翔,它不喜歡白天的喧囂,不喜歡白晝的熱鬧,只喜歡安靜的盛夏,在月光下獨自的飛翔,尋找著生命最真實的意義。黑暗裏的小鬥士,黑暗裏的自由者,黑暗裏最甯靜的精靈。喜歡螢火,喜歡他的光芒,雖然微弱,但卻是那樣的高貴。

          深夜的時候,我會默默的站在你的身邊,也許你未曾在。歲月無情,可是那升華的友誼卻是情深意重的。感受著人世間的百態,匆匆間,回望,一片雪白的茫然。天亮了,我們還在守候,天空中會落下的流星。

          春天的海,寂寞的池塘,安靜的夢島,失落的畫卷,一筆筆沉默的文字。沒有人會去打撈你的過去,因爲那些已經屬于死神。安于現狀,在頹廢的空氣慢性自殺,那是多麽的恐懼啊!生命何其珍貴,何其讓人珍惜,爲什麽要浪費時間,浪費生命呢?

          短暫幾十年光景,爲什麽就這樣悄悄的落幕了呢?

          陽光、幸福、溫馨,海灣、愛琴海、什刹海……美麗自由的天國,火焰,幸福的橄榄枝,走在海邊的詩人。丟失的夢,遺失的遠方,沒有落下的青春,還有感傷的旅程。折疊成小河,靜靜的讓它流淌。

          不是詩人,卻像詩人一樣的活著。忍受著苦難,忍受著生命給予我的滿足還有感動。世界在還原著可怕的結局,在走向另一個更爲消極的極端。也許,我們該選擇一條安靜的道路,走在一種和諧的人生中,安享我們的生活。除卻生命的苦痛,遺留下來的就是幸福。

          再見了,螢火蟲。這不是最後的離別,這是秋天來到的眷念,你還是要默默的離開,以爲這裏沒有盛夏了,要來年花開的時候。秋天裏的螢火蟲,我想那是美麗的童話,是不可期待的結局。消失了,是爲了忠實愛情。不知道這是誰編織的童話,淡淡的有些唯美。

          不想凍結生命的顔色,在極度的奢望裏完成歸結。張愛玲說:出名要趁早。可是二十幾年年華逝去,還是個默默無聞之人,堅守著文學的那片淨土,是哀還是悲呢?不得而知。

          怅然間,默默遠去,一朵花的哀容。

          不想去探聽生命的命運,只在花落的瞬間,找到人生的終極。

          愛上文字的,上輩子都是折翼的天使……
          

            烏鎮,是出淤泥而不染塵的水蓮,在竹篙悠緩的撩撥中醒來,在清晨薄薄的霧氣裏旖旎。

          你是千裏迢迢的趕來,或者是風塵仆仆的路過,當你舉眉邂逅這一片山水,就再也不舍得離開。從這天起,你一心一意地編織水邊的生活,水邊的小鎮在江南韻致裏生長。

          古鎮人家的日子就是青翰往來的蘭舟,流水鋪展成宣紙,小船在墨色的筆端行雲般書寫著春夏秋冬的演變。石階從水上升起,一磚一石,一山一水,在滄海桑田的歲月裏勾畫風花雪月的人間。

          小船帶著我在水鄉逶迤,數不清的是各式各樣的橋。逢源橋、應家橋、太平橋、仁濟橋……寒樹煙中六朝舊地,夕陽帆外幾點遠山,橋裏的橋,山外的山,多少緣分在橋上相遇又錯過,多少眼神在橋上留影成風光。

          鑼鼓喧天的戲台上,是誰粉墨登場喚醒了人間春夢,是誰演繹宮商喚來了天上神仙,又是誰把歲月中的蒼茫吟唱成曲文裏的詞章。戲台上的花旦明媚多情,俏生生地描摹著“人約黃昏後”的百折柔腸,胭脂淚滴落在風中隽永成時光的朱砂。

          綠楊深淺的小巷,遮不住三白酒坊的陳釀。原汁原味的三白酒,純粹一如這原汁原味的古老街巷,墨蘭色的酒旗在風裏浮動著酒香,泛黃的書柬長醉在素白色的清洌,將遠行的歸人默默守望。

          還是坐下來吃一碗茶吧,幾朵清雅的白菊在依水的茶館裏熬煮經年的芬芳。潇潇風雨也未曾揉損你雪清玉瘦的模樣,一壺山水露濕秋香,緩緩綻開的芳姿熏透了風月的水淡天長。人間又重陽。

          我在朱家廳的庭院深深裏忘了清風明月的憂傷,穿過幽靜的肇慶堂,似乎能聽見龍鳳镯的環佩丁當,五子登科的榮耀,麒麟送子的吉祥,還有當年熙來攘往的盛況。

          推開小樓的軒窗,“風清雲靜”的楹聯镌刻在二門的牆上,精致的石紋雕刻把平常的日子裝飾上淡淡的花香。

          那嬌羞的新嫁娘低眉順眼的颦笑,那威嚴的老太爺在團圓桌旁含饴弄孫的笑聲朗朗,銅綠的門環把老去的年華叩響,流逝的歲月在青黑的瓦當下施粉上妝。這高高的房梁就是最華麗的日記本,木質的雕花書就了從前的故事,和故事裏的喜樂哀傷。

          去昭明書院的路上,新出的手遊的心早已回到了公園503年的南梁。那個聰慧的昭明太子蕭統,曾在此設館讀書。那才華飄逸瘦了腰圍的尚書郎,你沒有把太子推上帝王的寶座,卻培養了一代文豪在《昭明文選》裏千古流芳。

          宋齊梁陳的變遷在曆史的書卷中沉睡,“六朝遺勝”的牌坊獨立在陽光下的古鎮,任鬓角的白發長成睿智的光亮。

          秋意微涼,月桂金黃。這樣的古鎮是連做夢都蘸著一壇甜香,房前屋後的畫梁都忍不住閉上眼睛呼吸,忍不住在秋風裏隨著月桂翩跹歌唱。

          黑白光影裏,娉婷的羅裙穿過長長的回廊,陽光透過木紋的窗棂,在斑駁的粉牆和青苔的橋墩上拾撿故事裏的芬芳。陳年的氣息從老舊的門縫裏跌落在蒼涼的古巷,微涼的時光把那一段前塵往事,浸染成細膩典雅的藍花布,印上江南女子地老天荒的愛情,晾曬成某種刻骨銘心的力量。

          掬著緣起緣滅的念想,走過沉落在柔波裏的四季花香。袅袅的青絲、清水的目光迷醉了多少煙雨裝幀的詩行。小橋流水精致而溫婉,青黛瓦當厚實而質樸,把歲月的重量在陽光下細細稱量。

          烏鎮,是穿著藍花布的女孩兒,面若桃花,眼如星辰,兩道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地看著你。你和她說話,紅霞便飛上她的臉頰,她羞怯地轉身跑開,兩條烏油油的大辮子在身後如蝶輕揚。

          烏鎮,是裹著旗袍的女子,蓮花一般的容顔,芙蓉一樣的眉眼,她撐著油紙傘走過水鄉的粉牆。輕步暗移蟬鬓動,亭亭似月,燕婉如春,丁香花的嬌妍妩媚了誰家的窗棂,盛開在青幽的石板巷。

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56 2001